主页 > I和生活 >申诉服医院药物致视力差‧寡妇携新证物上诉被拒 >

申诉服医院药物致视力差‧寡妇携新证物上诉被拒

2020-07-25948人浏览
申诉服医院药物致视力差‧寡妇携新证物上诉被拒(霹雳‧怡保30日讯)一名华裔寡妇申诉,她7年前患上肺炎时,服用医生开给她的药物达四五个月后,双眼视力开始模糊与减弱,且双脚无力再行走,她怀疑药物成份过高导致,遂入稟怡保地庭起诉政府与医院,但却败诉。事隔多年后,已没法再工作赚钱的她週一再入稟怡保高庭上诉及索偿20万令吉,希望拿着这笔赔偿去医病,却又在呈交新的医学论点作为证物时,被政府代表律师拒绝,令她有感复原无望。服药后双脚无力47岁事主周翠薇(47岁)週一在社会主义党议员兼和丰区国会议员再也古玛的陪同下,到怡保高庭呈交数篇具有权威性的医学常识文章,以加强“高成份的药物将导致失明与瘫痪”的论点,但不被政府代表律师接受。政府代表律师指出,一旦案件带上法庭上诉,当事人只能呈上当初在地庭时的证物,并不能够再增加新的证物,高庭司法专员因此谕令政府的代表律师在两週内需提呈拒绝接受的书面回答。周翠薇透露,她在出事前是在点心楼工作,由于一向来都是乘坐摩多上班,在长期日晒雨淋与操劳过度之下,她常咳嗽与发冷发热,于是在2004年的9月到怡保中央医院就医。“医生替我照了X光后,说我患上肺炎;我住院长达3週后,医生开了半年的药物给我回家服用,不料我在服用有关药物四五个月后,便感觉眼睛逐渐朦胧且漆黑一片,而且双脚再无力行走和麻痺。”她说,她觉得不对劲,便停止吃药,然后坐着轮椅到怡保眼睛专科检查,医生指是肺部引起的,便介绍她到私人医院,她因此得以认识再也古玛。“有关医生当时在给药时,并没有告诉我药物有副作用。”医生未告知有副作用周翠薇坦言,由于她负荷不了私人医院的经费,只好在再也古玛的建议下,回到怡保中央医院求医,并住院长达半年后方才医治好肺部,但双眼依然模糊,且双脚无力行走。“因为院方的疏忽,我不能再过正常人的生活,且出事后已经不能再工作,所幸在姐姐的协助下,得以申请福利部的残障援助金,从2009年开始,我每月就靠着福利部给我的200令吉生活费过活。”周翠薇为讨回公道,她这次入稟高庭要求政府赔偿20万令吉以及给她合理的解释。“我要用这些金钱去找专科医生来医好我的病。”2010年入稟索偿败诉社会主义党议员兼和丰区国会议员再也古玛透露,当年周翠薇前往医院求医时,体重只有32公斤,但是当时医生所开的乙胺丁醇(Ethambutol)和异菸硷醯(Isoniazid)分量过高,造成周翠薇面对接近失明与瘫痪之苦。向廖中莱反映他说,周翠薇当年于2007入稟怡保地庭,并将有关医生、院方及大马政府列为答辩人,索偿20万令吉,但政府代表律师在庭上却指出有关看诊的医生并不是开药的医生,且有专业医生供证指出,乙胺丁醇(Ethambutol)和异菸硷醯(Isoniazid)药物副作用只是暂时性,与医疗疏忽无关。“地庭法官在2010年9月下判时,宣判直接撤销该起案件,也指示起诉人需全权负责过堂费,不过还没告知有关的数额。”再也古玛指出,当时有关专业医生供证时,指该些药物毫无副作用,其说法是完全不正确。“我从马大医药系图书馆处收集了许多国际权威医药报告,证实有关药物的确引起严重的副作用,并会把这些报告列为上诉案的新证据。”他提到,他将在近期联同周翠薇到访布城的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的办公室,亲自向廖中莱反映周翠薇的案情。“周翠薇的丈夫已经去世,如今自己一人独居,生活成问题,政府应该体恤并给予合理的20万令吉赔偿费,让她可以安心地过完下辈子。”每月靠福利金过活周翠薇指出,丈夫朱亚烈于2001年因车祸逝世后,自己无力照顾独生子朱昌汉,并在儿子12岁时交给丈夫的弟弟照顾,不料他们在约10年前搬去柔佛,导致她从此与儿子失去联络。拟到柔寻失散儿子她说,她目前住在松俊花园,房子是姐姐的,她每月仅靠福利部的200令吉过活,平日只能以吃青菜、白粥和麵包皮度日,偶尔左邻右舍也会协助她到外面买饭吃。她无奈地透露,自己如今是前途茫茫,所幸获得再也古玛协助,对方也委任一名义务律师给她。“我希望顺利获得政府的赔偿后,医好自己的病,然后到柔佛州去寻找失散的儿子。”另外,掌握霹雳州卫生事务的拿督马汉顺州行政议员,受询及周翠薇的事件时对本报记者指出,他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加上此案已经带上高庭,应该交由法官去作裁决。‧2012.01.30